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品剧赏小说 南宁再刮“蛋镇风暴”

时间:2019-07-31 08:54:20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记者 曾 昶

买电影票。

演读《去吧,胖子,把美国吃穷》。

当晚演读会的演职人员与观众合影。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南方小镇电影院。

随着剪子“咔嚓”一声将电影票剪掉一个小口,观众鱼贯而入,在嘈杂的充满汗臭的影院中争座位、旁若无人嗑瓜子、闲聊、没完没了的争吵甚至骂架、查票……

这样的经历不知你有没有?如果没有,请到蛋镇电影院来。

7月28日晚,在南宁市百益·上河城艺术中心2号馆小剧场进行的玉林作家朱山坡长篇小说新作《蛋镇电影院》作品演读会,就让你时空错位“回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镇电影院。当晚,近200名来自全区各地的“朱粉”领略了与平时不一样的作品演读会。

音乐声起,让你回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蛋镇电影院

“蛋河在蛋镇边上/蛋镇在蛋河边上。//姑娘在蛋河边想,/父母在蛋镇上望/那一年,父母送儿子去了远方,/那一年,姑娘送情郎离开家乡!/终于他回到家乡,/姑娘们赶紧梳妆!//电影散了,还有生活,/生活累了,还有梦想,/梦想破了,还有蛋镇,/蛋镇还在,电影就永不散场。//梦想每天在讲,/现实无人敢闯/凤凰树下站着姑娘,电影院走出她的情郎……”伴随着廖艺力、马瑜萍作词,农捷作曲的一首吉他弹唱《蛋镇电影院》的开唱,拉开了朱山坡长篇小说新作《蛋镇电影院》作品演读会的序幕。

当晚的作品演读会演读的是《蛋镇电影院》其中两个短篇小说《凤凰》和《去吧,胖子,把美国吃穷》。《凤凰》讲述了在蛋镇电影院卖电影票的姑娘凰与当兵的兽医凤之间悱恻缠绵的爱情故事,在小说的结尾,“凤凰树重新恢复生长有一阵子了,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远远望去,似乎比电影院还高。”《去吧,胖子,把美国吃穷》则讲述了“世界上最漂亮的售票员”凰无声无息地离开后,来了食品站站长的儿子——胖子章,他向往美国,说要偷渡去美国的亦真亦幻的故事。他的最终去向成迷。小说的结尾,蛋镇人却惊讶地在美国电影《洛奇》里发现了一直想逃往美国的胖子章。

“……美国只给了我们当中一个指标,而且很多年前都已经给我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呀?”

“很快!”

“很快是什么时候呀,是今天晚上还是明天早上……”

胖子章,夸张的西瓜皮头发,凉鞋,海魂衫,与娇媚可人的前女友相映成趣;夹杂着粤桂边城色彩的北流普通话与南宁普通话在剧场交织……观众们亦真亦幻,这分明是回到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南方乡镇电影院啊!

《蛋镇电影院》,你所不知的幕后新闻

一个作家如果没有点野心,就如一把恨铁不成钢的种子面对一片死寂的土地。

在当晚的作品分享环节,朱山坡与演读嘉宾商务印书馆南宁分馆总经理、红豆夜读领读人吕欣,广西艺术学院教授、南宁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陈莉,中国内地实力派演员、峨眉电影制品厂演员仇永力,广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邓敏等分享了《蛋镇电影院》台前幕后的故事。

“写系列电影院小说,可以说当时很亢奋,我当时就在想,今后人们提起作家写电影院,首先该想到的应该是我……”谈起《蛋镇电影院》,朱山坡毫不掩饰他当时的“野心”和“狂”。

长篇小说《蛋镇电影院》由17个短篇小说组成,这些故事都围绕蛋镇电影院进行。他以电影院为主题的系列性短篇是国际化的写作,国际上很多作家都这么干过。这些小说都被《人民文学》《芙蓉》《山花》《天涯》《花城》《小说月报》《大家》《青年作家》《作家》《青年文学》《朔方》《红豆》《广西文学》发表过,其中有好几个短篇在这部长篇小说出版之前,先后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新华文摘》《中华文学选刊》《长江文艺》《读者》《思南文学选刊》等选载,这些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粤桂边城蛋镇电影院的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像一串串闪亮的珍珠,勾起了读者无穷的阅读欲望。

众所周知,朱山坡以前的小说都以米庄为背景,这次为什么却改蛋镇了?

朱山坡说,一个米庄已经容不下他的那么多故事,于是便有了蛋镇。“‘蛋’意味着封闭、脆弱、孤独、压抑、焦虑乃至绝望、死亡,同时也意味着纯净、肥沃、丰盈、饱满,孕育着希望,蕴藏着生机。”朱山坡给以家乡小镇为蓝本绘制的“蛋镇”赋予了深刻的寓意,他在那里发现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

《凤凰》是《蛋镇电影院》中的首篇。2016年秋天,朱山坡参加鲁迅文学院和北京师范大学联办的硕士研究生的招生考试。考试的写作科目作文题有两道,一道是《凤凰》,另一道是《蝾螈》。“凤凰谁都没见过,但我们都对它有模糊的印象,但蝾螈,我真不知道它为何物。”朱山坡看到“作文”选题时吓了一跳,他在脑子里找了半天,仍无法找到“蝾螈”一词。他于是写了一篇《凤凰》,以寄托对蛋镇电影院的怀念。但写完第一篇后,他才发现自己亲手给堤坝撬开了一个缺口,想阻止那汹涌的洪水已不可能,于是一口气写了17个短篇小说。

把小说搬上舞台,这种形式有点新

如何把一场小说分享会办成有创意、接地气和观众“记得住”的分享会,一直是个难题。这次的演读会,将小说与话剧巧妙地结合,据说这在全国尚属首次。

南宁百益·上河城艺术中心新近推出作坊系列书籍演读会,全方位演绎、解读书里书外的故事,首期推出的就是朱山坡的《蛋镇电影院》演读会,由马瑜萍团队编剧执行。

把小说改编成话剧,这事不新了,比如老舍的《茶馆》,比如方方根据自己小说《树树皆秋色》改编的《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等等。但如此“演读”小说的确新了,新在剧情中读小说,或者说是采取以话剧的形式读小说。话剧的台词、桥段等,都是小说原文,在灯光的渲染下,在音乐的烘托下,在演员的精彩演绎中,观众看到了剧,也听了小说。

《蛋镇电影院》演读会演得可以说是别出心裁,演员的表演不仅仅在舞台上,而是整个现场,包括观众席……现场近200名观众身临小说的情境之中,很多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形式的新颖独特。“也许你没有读过小说,但你来现场看和听,也不影响你理解和感受小说中想要传递的思想与情感;这种多元化的艺术表现形式,甚至会激起你的好奇和欲望,想要去找这本小说来读一读。”玉林市作协副主席、北流市作协主席吉小吉说。

《蛋镇电影院》演读会这种体验形式真的好,开放式的演绎,证明了文本阅读的无限种可能。

据悉,编剧团队还会将书中其他15个短篇小说改编成话剧,我们拭目以待!(记者 曾 昶)

原标题:品剧赏小说 南宁再刮“蛋镇风暴”——朱山坡长篇小说《蛋镇电影院》作品演读会有点“新”

责任编辑:覃维

你可能喜欢看的

幸运快三官网 北京赛车pk10APP 北京赛车pk10APP 江苏快三平台 幸运快三 江苏快三官网 北京赛车pk10APP注册 北京赛车pk10APP下载 北京赛车pk10APP软件 北京赛车pk10APP下载